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国家使命》——观后感
作者: 徐声彩  信息来源: 原创  发布时间:2016-11-07 浏览次数:3346 [关闭此页 打印此页]

    今天阴雨蒙蒙,给人有种浓浓的寒意之感。无意间看了电视剧《国家使命》。命题很大!虽弘扬、歌颂的是国防航天事业,但更多的是描述科学家们的儿女情长。故事的主人翁宋潮和芸菲的命运和精神是几代人的精神食粮。他们为了祖国的国防事业,在如此艰苦恶劣的环境中搞飞机风洞的研究求生存。一对大学的恋人天各一方,只有在纸上笔下倾诉相思之情!见芸菲一箱沉甸甸的信,还有身穿着一身旧式的蓝军装,在火车站台来回寻找千里迢迢探亲的芸菲时,也仿佛回到了20多年前的我们……。相比之下,我们虽微不足道,更没有他们的伟大和光荣。但从个人而言所经历的感受是一样的。这段人生经历让我们终身受益、永生难忘!

    他,系我高中校友也是终生的伴侣。那时,他认识学校舞台上的我,我却不认识台下的他,可世间的许多人和事像是上天安排好似的,那是两家有一段近五百年的亲八百年未上下的一层关系。十八岁那年,他高中毕业就响应祖国的召唤应征入伍了。原本服完义务兵役回家像祖孙几代一样当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可军人的命运岂容自己安排?确切地说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于是经夜以继地奔波到达的不是繁华的城市,而是与成千上万的英雄儿女奔向中越边境的战场。经九死一生的英勇搏斗,倒下的至今长眠在异国他乡的无名碑下,他们的亲人至死也不知孩儿的阴魂在何方?站着的算是凯旋归来的英雄,从踏上国土的那一刻,才知道什么叫祖国!也是从那时起,就拉开了注定我们相伴一生的序幕。从此,我们也像宋潮、芸菲一样天各一方。婚前的四年里,从他的只言片语中得知在四川、云南,我却不知在何方?彼此只有以鸿书做伴,对未来充满无限的遐想……

    还是那一年,他仍没有如期归来,而是考取中国人民解放军成都华阳陆军校,我也考取地方公务员。这一年,也是我们意气风发、光辉灿烂的一年。同时,又意味着我们天南地北地相守。毕业后,他被分配在重庆十三军工作。我们也获取了红色证书,我得以有探亲的机会,父母为初出远门的我,让弟弟送我踏上去西南列车的一瞬间,我才知道什么是孤单。火车像一条绿色的巨龙咆哮般地奔驰在数不清的遂道里,忽明忽暗的灯光中,我看窗外,那顶天立地桥下的孤山野岭有一排排洁白的墓碑映入眼帘,人们诉说着那是当年铁道兵卫士的烈士陵园。啊!一种莫名的伤感油然而生,我也为他们的生命而泣,更为那些活着的亲人们伤心。试问烈士们的阴魂可曾重回故里?你们亲人在何方?我带着一丝丝惋惜和淡淡的忧伤,随着火车前行了一天一夜终于到达自己的译站——重庆。借着灯光望去,远远地,一个像宋潮样的黄军装来回在一个个车窗外寻找,我却似梦幻般地怎么也飞不到他身边,因为我们早已淹没在茫茫的人海里。那种酸甜苦辣、百感交集的心哪,只有宋潮、芸菲知道。到了军营,一排排队列,一个个方阵的呐喊声和军号鸣,我才懂得什么叫军营,一种荣誉感和使命感,让我从未有过的光荣和自豪!一个月的假期一晃而过,我手拿一张“旧”船票,到了朝天门码头,按规定头天上船次日早才能启航,当天他在码头的陆地住,我却在几步之遥的船舱里。次日凌晨,重庆天连地地连天的阴雾蒙笼,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汽笛长鸣,见一身黄军装的他站码头挥手告别的身影渐行渐远,只有两块鲜红的红领章,还有“红星照耀中国”式的帽徽五角星闪闪发光,并且照我一路远航……长江三峡两岸的风光无限好,而我的心亦如长江上一盏盏信号灯般如此的孤单和暗淡。

    转眼到了一九八四年金秋十月,我们的女儿也带着无尚荣光的光环降临时,她的父亲在千里之外拉练无法收电报,待他回来已是半月有余,假期刚满他又归队。在很长的一段日子里,是我的大妹、小妹,还有我深爱的母亲陪伴着我们,照顾着我们。每当夜幕降临,看着一对对小夫妻、一个个小家庭其乐融融时,而我亦如孤儿寡母一般,只是期盼着那绿色的邮箱里是否有着幸福的佳音!女儿周岁生日是到部队过的,当看他高大的身躯推着童车漫步在营房的林荫小道时,我才知道什么叫小家庭。原请了两月的探亲假,可他已接东北财大的通知书,因参加考试作为全军财会学员代表到东北财经大学进修两年,是喜是忧?这意味着我们要改变从西南到东北的路线图,另一个陌生的城市——大连。于是他怀着喜忧参半的心情送我们回家,勿忙去报到的一月后病倒了。我只好留下周岁的女儿,只身前往探望。一路上,南方的肥东肥西油菜花开春意盎然,北方的山东济南冰天雪地死气沉沉。晚上在天津转车的候车室寒风刺骨,看多少情侣出双入对,我总一人往返于东南西北形影孤单。我曾千百次问自己为了什么,是为家还是为国?至今也没有答案。车牌次的电报虽早已发出,夜晚的列车是早一分钟到还是迟到?我的心里忐忑不安。随着车轮、时针的运转终于到达滨海城市大连。在霓虹灯下的出站口,他身披一件硕大的军大衣,两眼紧盯着潮水般的人群在寻找着一个小小的身影——那就是我。此时此刻,我又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骄傲最幸福的女人。大连的行程,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我仿佛听见千里之外女儿的啼哭声!

     两年后,他重回十三军。我们也一如既往地重复着昨日的生活历程,女儿三岁时脑海里只有父亲的黄军装,走了却记不清爸爸的轮廓有多长。就这样我们远隔千山万水地生活了十年的几千个日日夜夜,相聚的日子还不到一年,只有那邮递员绿色的邮包传递的近千封家书是我们的全部,还有那悬挂在床头墙上的“影子”是彼此牵挂的梦中情人。啊!这就军人的生活,这就是国家的使命!在祖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中华大地上,有多少烈士的忠骨埋在无名山下,有多少英雄的母亲千呼万唤,望眼欲穿!我的同学陈勇就在那一年,十八岁的生命永远长眠在祖国的边陲云南省蒙自的烈士陵园!他的壮烈牺牲与其曰是我班师生的光荣和自豪,倒不如说是他亲人们一生的伤痛!前些日子,听合肥同学说,他的母亲已仙逝。如果苍天有眼,天堂有灵,就让他们母子在另一个世界里拥泣相见,也慰今生今世阴阳相隔的遗憾!啊!这就是军人生活,这就是国家使命!

    军人的生活像大海的沙石一样任凭风吹浪大,她是那样无怨无悔;军人的心胸像天空一样任凭风云变幻,她依然如此圣洁湛蓝;军人像苍松翠柏一样任凭狂风暴雨的袭击,她还是那么坚贞挺拔!如有人问我要是现在我将如何选择?我也许会义无反顾的选择回到从前。

    那是一九八八年冬天,我和女儿前往部队过春节,这也是我们一家三口最快乐、最温馨的一年。也是这一年,由于我的工作变动,也有幸成为一名法律的使者——法官。同时承蒙部队有像丁金龙样的首长恩准他转业到地方机关工作。那时女儿都快上小学一年级了。她现已长大成人,和女婿均获硕士学位在北京国家最大的新闻、媒体中心工作,而且还是有着军队情结。这也许是上苍的恩惠,此生足矣!

    人生真乃弹指一挥间,转眼间20多年的时光在不意间渐渐流逝了,但许许多多的人生经历仿佛就在昨天。所以当看到由张嘉译、王海燕老师演绎的宋潮、芸菲,还有孩子的相思之苦,生活的艰辛时,我觉得故事的原型就是我们。是幸福还是心酸?泪水早已模糊了视线……此时此刻,也许是触景生情:这,就是军人的生活!这,就是国家使命!

话军装

采桑子·扶贫攻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