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案例选登
岳西县岩湾水电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岩湾公司)与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廖冲村民组(以下简称廖冲组)物权保护纠纷一案 ----使用违法征收土地的民事责任
作者: 王震球  信息来源: 原 创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3703 [关闭此页 打印此页]

 

岳西县岩湾水电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岩湾公司)与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廖冲村民组(以下简称廖冲组)物权保护纠纷一案            

            ----使用违法征收土地的民事责任

               

关键词   

土地    违法征收    民事责任

裁判要点

未经完整审批手续征收,未取得占用土地的建设用地使用权,亦未支付相应对价即使用林地,构成对林地所有权侵权,依法应承担责任。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三十七条  侵害物权,造成权利人损害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损害赔偿,也可以请求承担其他民事责任。

第一百三十九条   设立建设用地使用权的,应当向登记机关申请建设用地使用权登记。建设用地使用权自登记时设立,登记机关应当向建设用地使用权人发放建设用地使用权证。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第四十三条  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需要使用土地的,必须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土地。…依法申请使用的国有土地包括国家所有的土地和国家征收的原属于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

第四十四条   建设占用土地,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应当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

《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

第十八条   进行各项建设工程,应当不占或者少站林地,必须占用或者征收、征用林地的,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后,依照有关土地管理的法律、行政法规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并由用地单位依照国务院有关规定缴纳森林植被恢复费。

案件索引

安徽省岳西县人民法院(2014)岳民一初字第01502号

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宜民一终字第01519号

基本案情

廖冲组诉称:本组有一块山场位于五河镇百步村犬形组境内,小地名“同家滩”。该山场在政府颁发的林权证上“四至”清楚。2010年岩湾电站动工建设,在本组不知情的情况下,电站建设指挥部将12余亩的征地补偿款支付给五河镇百步村犬形组。随后,电站蓄水发电,该山场被淹没。本组发现后,自2011年起多次与被告交涉,要求被告要么按政策规定支付本组征地补偿款,要么停止对山场的侵权,但被告以该山场的补偿款到位为由对本组合理要求不予理睬,无奈,本组先后多次向五河镇人民政府、岳西县林业局以及岳西县人民政府反映该情况,县政府以岳府行决字【2014】1号行政决定书(后经岳西县五河镇百步村犬形组向安庆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安庆市人民政府维持)决定,该山场本组与岳西县五河镇百步村犬形组各半所有。本组认为,本组对自己所有的山场享有经营、管理、收益、处分的权利,被告未经本组同意,为追求经济利益,蓄水淹没山场,侵害了本组权利,特诉至法院,要求岩湾公司按岳西县同类地区31080元/亩赔偿损失186480元,后变更为按36750元/亩以6亩计算赔偿原告损失合计220500元,并赔偿主张权利损失16019.4元,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岩湾公司辩称:1、本公司使用该山场是由岳西县五河镇人民政府征收的,征地主体是五河镇政府,本公司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2、本公司经省林业厅审核同意,使用该林地是合法的,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3、即便要赔偿,也只能按照2010年的征地标准计算,林地的亩数也只能按照5.7亩计算;4、对于原告为主张权利支出的费用请求法庭驳回,理由是,我方不是适格的被告,且也不承担附带的费用,相关票据也不完善。

法院经审理查明:岳西县岩湾水电站设立于1998年。为对岩湾水电站进行扩建,安徽省水电有限责任公司作为甲方与岳西县五河镇人民政府作为乙方于2009年4月20日签订协议,约定:一、甲方负责办理岩湾水电站扩建工程规划、设计、勘察、报批等工作,乙方承诺积极协助甲方完成该项工作。二、甲方同意将该项目资金中1500万元列入乙方2009年招商引资任务。……四、协议签订后,甲方应积极进行各项前期准备工作,力争早日开工。双方同意,由乙方成立协调小组,并抽调专人负责岩湾水电站扩建工程的协调、征地等工作,甲方派员参与,及时处理突发事件,确保营造良好的投资开发环境,以保证工程顺利进行。五、乙方承诺积极支持该项工程建设,同意在本协议正式签订后,迅速进行前期征地协调工作,负责在1个月内签订土地征收协议,并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及岳西县人民政府有关文件的规定,据实测算征地补偿费,且在当地进行公示。公示无异议后,甲方将全部补偿款支付乙方,乙方须在一个月内全部支付给占地群众,超过一个月未支付,由乙方负全责。…岳西县五河镇人民政府组织相关部门调查核实,并根据设计资料,确定库区淹没征地界限海拔高程为193米,共征地165.07亩,其中水田17.8亩,旱地16.7亩,山场130.5亩,岳西县五河镇人民政府完成前述土地的征用,岩湾水电站按征用补偿标准为26000元/亩全额支付补偿费4291692.98元。岩湾水电站扩建工程完工已蓄水运营多年。2011年11月10日,岳西县岩湾水电站变更登记为岳西县岩湾水电有限责任公司。

位于五河镇百步村犬形组境内同家滩山场海拔193米及以下区域亦作为库区淹没地由岩湾水电站使用至今。五河镇廖冲组主张同家滩山场为其所有,未得到该山场补偿。为确认该山场权属,五河镇廖冲组2012年11月6日向五河镇人民政府申请确权,2014年1月10日向岳西县人民政府提交《关于请求山场林地确权的报告》,要求将坐落于五河镇百步村犬形组五河同家滩山场确认为其所有。岳西县人民政府于2014年5月29日以岳府行决字【2014】1号《关于五河镇桃李村廖冲组与百步村犬形组林权纠纷的行政决定书》决定:该片山场权属,争议双方各半所有,即从该山场东界“全寨大河”边的中点与该山场的西界“大岗”的中点连成直线作为双方山场的分界线,南片归申请人所有,北片归被申请人所有。为此,廖冲组花费了不少费用。廖冲组认为其对自己所有的山场享有经营、管理、收益、处分的权利,岩湾公司未经其同意,为追求经济利益,蓄水淹没山场,侵害了该组权利,提起本诉。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五河镇百步村犬形组不服该决定书,向安庆市人民政府申请复议,本案中止审理。安庆市人民政府受理后,于2015年1月7日作出宜府行复决【2014】3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岳西县人民政府作出的岳府行决字【2014】1号《关于五河镇桃李村廖冲组与百步村犬形组林权纠纷的行政决定书》。该行政复议决定书已发生法律效力。本案恢复审理。

另查明,2014年6月9日,安徽省林业厅作出皖林地审【2014】181号《使用林地审核同意书》,同意岳西县岩湾水电站改建工程征收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百步村和菖蒲镇岩河村集体林地6.5876公顷,并要求按照有关规定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岳西县岩湾水电站于2014年6月10日缴纳了森林植被恢复费335217元。但迄今为止,岩湾公司扩建工程用地未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其亦未取得包括案涉林地在内扩建用地土地使用权。占用当年补偿标准26000元/亩,2015年补偿标准为36750元/亩。

庭审中,廖冲组与岩湾公司一致同意以《征地补偿费发放表》林场栏下面积的一半作为岩湾公司实际使用廖冲组所有山场的面积。该栏项下总面积记载为7610.568平方米。

裁判结果

安徽省岳西县人民法院于2015年8月3日做出(2014)岳民一初字第01502号民事判决:一、被告岳西县岩湾水电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原告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廖冲村民组148398.66元及自2010年11月3日起该款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存款利率利息损失;二、驳回原告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廖冲村民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337元,由被告岳西县岩湾水电有限责任公司负担。岩湾公司不服向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于2015年12月7日做出(2015)宜民一终字第01519号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一审法院认为, 岩湾公司未经完整审批手续,未取得占用土地的建设用地使用权,亦未支付相应对价,即占用廖冲组同家滩林地蓄水,构成对廖冲组物权的侵害,廖冲组要求赔偿之诉求,予以支持。案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做出部分支持原告诉请的判决。

二审法院认为,岩湾公司未经审批手续、也未取得建设用地使用权而占用廖冲组山场且未向廖冲组支付相应补偿款的事实客观存在,原审法院据此认定岩湾公司应向廖冲组支付所占用山场的补偿款并无不当,同时原审法院根据岩湾公司、廖冲组的确认并结合当地补偿款支付标准计算补偿款具体数额也并无不当,岩湾公司上诉认为原审法院判令其承担补偿款支付义务且对该款数额认定错误的上诉请求及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至于原审程序问题,因案涉土地实际占用人为岩湾公司,原审法院根据廖冲组所提出的物权保护请求作出认定且对岩湾公司要求追加当事人的请求未予准许并无不当,岩湾公司认为原审遗漏当事人致程序错误的上诉请求及理由亦不能成立,不予采纳。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做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判决。

案例注解

本案因岩湾公司占用林地在“征收”时权属不明,经政府确权后未得到土地征收补偿费而引发,最终林地所有者获得相当于土地征收补偿费的赔偿,是一起普通的物权保护纠纷。该案在处理时,注重以下问题:         

一、岩湾公司是否构成对廖冲组侵权?

对此,一审法院认为,主要考量岩湾公司占用行为是否违法和是否支付对价。物权法第一百三十九条规定,设立建设用地使用权的,应当向登记机关申请建设用地使用权登记。建设用地使用权自登记时设立,登记机关应当向建设用地使用权人发放建设用地使用权证。在我国,物权法定主义,建设用地使用权登记才设立,未登记不设立。森林法第十八条规定,进行各项建设工程,应当不占或者少站林地,必须占用或者征收、征用林地的,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后,依照有关土地管理的法律、行政法规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并由用地单位依照国务院有关规定缴纳森林植被恢复费。土地法第四十三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需要使用土地的,必须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土地。依法申请使用的国有土地包括国家所有的土地和国家征收的原属于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第四十四条规定,建设占用土地,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应当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从这些法律规定中,不难得出建设需要占用农民集体所有林地的程序是:先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再依照有关土地管理的法律、行政法规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同时缴纳森林植被恢复费,申请建设用地签订出让合同缴纳土地出让金,最后进行建设用地使用权登记、发证。林业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只是第一个环节。本案岩湾公司未向本院提交其扩建占用土地的建设用地使用权证;其二经岳西县人民政府岳府行决字【2014】1号《关于五河镇桃李村廖冲组与百步村犬形组林权纠纷的行政决定书》和安庆市人民政府宜府行复决【2014】3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确认:山场权属,争议双方各半所有。即廖冲组享有山场一半所有权。其三,安徽省林业厅作出皖林地审【2014】181号《使用林地审核同意书》“同意岳西县岩湾水电站改建工程征收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百步村和菖蒲镇岩河村集体林地6.5876公顷,并要按照有关规定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不能等同于岩湾公司通过林地使用所有审批手续获得林地建设用地使用权。另外,岩湾公司占用是否支付了对价,即是否支付了相关款项。至今为止,廖冲组没有收到该被占用山场的相应补偿。岩湾公司称该部分补偿款已支付给了岳西县五河镇百步村犬形组,此与廖冲组无关。岩湾公司未经完整审批手续,未取得占用土地的建设用地使用权,亦未支付相应对价,其占用行为违法,已构成对占用土地所有者廖冲组的侵权。

二、岩湾公司如何承担责任?

物权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侵害物权,造成权利人损害的,权利人可以请求赔偿损失,也可以请求承担其他民事责任。因此岩湾公司如何承担责任,就要看权利人如何选择自己的诉求。本案权利人廖冲组选择赔偿损失之请求,符合前述法律规定,本院应予支持。就如何赔偿损失即原告损失如何计算,双方基本同意按土地征收补偿标准乘以面积予以赔偿,只是廖冲组提出,按2015年征收补偿标准36750元/亩予以赔偿损失,而岩湾公司则同意以开始占用当年26000元/亩赔偿损失。参照土地补偿标准赔偿,双方没有异议,本院予以采纳。面积以双方当庭认可的7610.568平方米一半折合5.7076亩为准。对于赔偿标准,以开始占用之年标准26000元/亩为妥,因为廖冲组至今未得到补偿,是因前期该部分存在权属争议,但岩湾公司对权属争议没有过错;要不是因该部分存在权属争议,早在占用之年被告以该标准支付廖冲组廖冲组不会有异议,也就不存在本纠纷。但考虑到廖冲组因未得到该补偿款确有利息损失,故岩湾公司另赔偿自2010年11月3日发放补偿款之日该赔款的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存款利率利息损失。至于五河镇廖冲组主张权利损失16019.4元,因该部分损失涉及的是交通、食宿、误工费,用于确认林地权属的,前已述及岩湾公司没有过错,该部分损失,岩湾公司不应赔偿。

三、本案五河镇征收行为是否构成行政侵权?

岩湾公司在使用廖冲组山场前虽由安徽省水电有限责任公司与岳西县五河镇人民政府达成协议由岳西县五河镇人民政府征收,岳西县五河镇人民政府也实际组织征收,但按照现行法律规定,岳西县五河镇人民政府不是适格的征收征收主体,且未办理土地用途转用审批手续,岳西县五河镇人民政府征收行为违法,其构成行政侵权。由于岩湾公司在进行工程建设时未依法申请国有土地,在未经审批手续、也未取得建设用地使用权而占用廖冲组山场且未向廖冲组支付相应补偿款即使用廖冲组山场,其行为已构成对廖冲组的民事侵权。山场被占用者可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民事赔偿,亦可提起行政诉讼要求行政赔偿,在于受害者的选择,本案受害者选择民事诉讼要求损害赔偿的,应予尊重。一审法院认为,岩湾公司占用山场是否经征收及征收是否合法,均不属本案审理范围,其如因此造成损失,可另行主张。

四、行政机关是否为适格被告?

在诉讼中,被告提出申请要求追加岳西县五河镇人民政府为被告,并提出“使用该山场是由岳西县五河镇人民政府征收的,征地主体是五河镇政府,本公司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之抗辩,一审法院对此认为,因原告提起的是物权保护的侵权之诉,被告适不适格在于谁占用山场,经审理查明五河镇政府没有使用山场,占用山场蓄水的是岩湾公司,岩湾公司当然是适格被告,故未同意追加被告。岩湾公司以遗漏当事人程序违法上诉,二审法院认为,因案涉土地实际占用人为岩湾公司,原审法院根据廖冲组所提出的物权保护请求作出认定且对岩湾公司要求追加当事人的请求未予准许并无不当,岩湾公司认为原审遗漏当事人致程序错误的上诉请求及理由亦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本案的指导意义

本案指导意义在于,指引违法征收土地被征收者权益救济途径,即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选择民事诉讼不可追加征收机关为共同被告;本案的判决对需建设用地者起到了很好的警示作用,需建设用地要申请使用国有土地并及时办理建设用地使用权登记,否则可能官司缠身。

本案件的承办法官:王震球 编写人:安徽省岳西县人民法院中关法庭王震球   0556-2461378。

 

 

 

 

 

 

 

 

 

 

 

 

 

 

 

 

 

 

 

 

 

 

附裁判文书

 

安徽省岳西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岳民一初字第01502号

原告: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廖冲村民组。

诉讼代表人:崔道胜,男,1963年2月6日出生,汉族,住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廖冲组13号,身份证号码340828196302062510,系该村民组组长。

委托代理人:王文胜,岳西县法律援助中心主任。

被告:岳西县岩湾水电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岳西县菖蒲镇岩河村,组织机构代码70494863-3。

法定代表人:李永忠,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青松,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胡晓斌,岳西县店前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廖冲村民组(下称廖冲组),与被告岳西县岩湾水电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岩湾公司)物权保护纠纷一案,本院2014年10月11日立案受理。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由审判员王震球、人民陪审员刘王送、人民陪审员王新来组成合议庭,2014年11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于年月日中止审理。2015年6月9日恢复诉讼,并于同日由原审判组织进行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廖冲组诉讼代表人崔道胜及委托代理人王文胜,岩湾公司委托代理人王青松、胡晓斌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廖冲组诉称:本组有一块山场位于五河镇百步村犬形组境内,小地名“同家滩”。该山场在政府颁发的林权证上“四至”清楚。2010年岩湾电站动工建设,在本组不知情的情况下,电站建设指挥部将12余亩的征地补偿款支付给五河镇百步村犬形组。随后,电站蓄水发电,该山场被淹没。本组发现后,自2011年起多次与被告交涉,要求被告要么按政策规定支付本组征地补偿款,要么停止对山场的侵权,但被告以该山场的补偿款到位为由对本组合理要求不予理睬,无奈,本组先后多次向五河镇人民政府、岳西县林业局以及岳西县人民政府反映该情况,县政府以岳府行决字【2014】1号行政决定书(后经岳西县五河镇百步村犬形组向安庆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安庆市人民政府维持)决定,该山场本组与岳西县五河镇百步村犬形组各半所有。本组认为,本组对自己所有的山场享有经营、管理、收益、处分的权利,被告未经本组同意,为追求经济利益,蓄水淹没山场,侵害了本组权利,特诉至法院,要求岩湾公司按岳西县同类地区31080元/亩赔偿损失186480元,后变更为按36750元/亩以6亩计算赔偿原告损失合计220500元,并赔偿主张权利损失16019.4元,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为证明自己主张,五河镇廖冲组提交的证据材料有:1、廖冲组24农户户主身份证、户口簿复印件,证明原告身份及主体资格;2、被告企业基本注册信息查询单,证明被告系能独立承担责任的有限责任公司;3、涉案山场“同家滩”1966年所有权证、1981年所有权证、2009年所有权证复印件,证明涉案山场总面积为25亩,系原告集体所有;4、五政【2013】126号文、岳府行决字【2014】1号文,证明涉案山场经镇、县两级政府行政确认,由原告方与犬形组各占一半;5、五河镇百步村犬形组征地补偿费发放表,证明岩湾电站指挥部未通过当地政府,直接将本属于原告的“同家滩”山场的征地补偿款打给了案外人犬形组,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6、由五河镇、桃李村分别签署意见的关于请求法律援助的报告,证明被告侵权的事实以及原告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多次向上反映问题的事实;7、桃李村、五河镇证明一份,证明被告侵权事实,以及原告为维护合法权益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8、从2011年至今,原告为维权产生的误工费、交通费、餐饮费、复印费票据,证明原告四年来因维权误工139个、餐饮费3280元、交通费3150元、复印费332元,该费用因被告侵权所致,应由被告承担。9、安庆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明争议被告侵占的面积;10、岳西县政府调整征地补偿标准的通知,证明征地补偿标准为36750元/亩。

岩湾公司在辩称:1、本公司使用该山场是由岳西县五河镇人民政府征收的,征地主体是五河镇政府,本公司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2、本公司经省林业厅审核同意,使用该林地是合法的,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3、即便要赔偿,也只能按照2010年的征地标准计算,林地的亩数也只能按照5.7亩计算;4、对于原告为主张权利支出的费用请求法庭驳回,理由是,我方不是适格的被告,且也不承担附带的费用,相关票据也不完善。

为证明自己主张,岩湾公司提交的证据材料有:1、企业营业执照复印件;2、组织机构代码复印件;3、2009年4月20日省水电公司与五河镇政府签订的“协议书”复印件;4、征收土地公告复印件;5、国家建设用地征地书复印件;6、征地补偿费发放表复印件;7、验收报告复印件;8、林业行政处罚文书送达回执复印件;9、行政复议申请书复印件;10、安徽省林业厅皖林地审【2014】181号《使用林地审核同意书》,证明已合法取得林地使用权,不构成侵权。

经当庭质证,岩湾公司对廖冲组提交证据材料的意见为:对证据1、2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3三性都有异议,1966年和1981年没有提交原件,另一个证有涂改现象未加盖校正章,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对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但第一个决定书只是一个调解依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第二个(2014)1号行政决定书没有生效,也不能证明原告诉称的山地是否符合征地范围,征地的地界海拔高程为193米,不构成侵权,假设侵权也是部分侵权,而不是原告诉称的25亩山地,原告应提交证据证明原告方地界海拔高程为193米以下的山场面积;对证据5真实性无异议,但只是我们财务做账的凭据,该款项是五河镇财政所和村委会共同通过转账发放的;对证据6真实性无异议,但请法庭注意申请时间是2013年12月11日;对证据7真实性暂不论,对合法性和关联性均有异议,先入为主将用地行为界定为非法用地,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请法庭不予采纳;对证据8三性均有异议,没有有效的票据或证据证明是因侵权造成的,该费用不是本案考虑的费用。证据9真实性及合法性无异议,对证据10的真实性无异议,但2015年4月3日出台的,但是本案是在2014年起诉的,与本案无关联性。

廖冲组对岩湾公司提交证据材料的意见为对证据1、2无异议;对证据3关联性有异议,被告参与了整个征地行为,没有将事情搞清楚,应负有一定责任,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对证据4不认可其证明目的;对证据5、6、7没有提及廖冲组山地,被告存在疏漏,恰恰证明被告占用原告山场没有经过正规程序,是侵权;对证据8是行政部门的事情,原告无权干涉,被告以此认为该决定书没有生效,证据不充分;对证据9的三性均不认可。证据10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是该证据是在2014年6月9日,被告是在2010年就占用原告的林地,被告占用时并未取得省林业厅同意,且该证据不能证明被告取得了争议林地使用的合法性。

对廖冲组提交证据1-7、9,予以确认证据效力,就案涉山场权属以岳府行决字【2014】1号文和安庆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为准;证8,缺乏关联性,不予采信;证10证实性予以确认,缺乏关联性。对岩湾公司提交证1-10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岳西县岩湾水电站设立于1998年。为对岩湾水电站进行扩建,安徽省水电有限责任公司作为甲方与岳西县五河镇人民政府作为乙方于2009年4月20日签订协议,约定:一、甲方负责办理岩湾水电站扩建工程规划、设计、勘察、报批等工作,乙方承诺积极协助甲方完成该项工作。二、甲方同意将该项目资金中1500万元列入乙方2009年招商引资任务。……四、协议签订后,甲方应积极进行各项前期准备工作,力争早日开工。双方同意,由乙方成立协调小组,并抽调专人负责岩湾水电站扩建工程的协调、征地等工作,甲方派员参与,及时处理突发事件,确保营造良好的投资开发环境,以保证工程顺利进行。五、乙方承诺积极支持该项工程建设,同意在本协议正式签订后,迅速进行前期征地协调工作,负责在1个月内签订土地征收协议,并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及岳西县人民政府有关文件的规定,据实测算征地补偿费,且在当地进行公示。公示无异议后,甲方将全部补偿款支付乙方,乙方须在一个月内全部支付给占地群众,超过一个月未支付,由乙方负全责。…岳西县五河镇人民政府组织相关部门调查核实,并根据设计资料,确定库区淹没征地界限海拔高程为193米,共征地165.07亩,其中水田17.8亩,旱地16.7亩,山场130.5亩,岳西县五河镇人民政府完成前述土地的征用,岩湾水电站按征用补偿标准为26000元/亩全额支付补偿费4291692.98元。岩湾水电站扩建工程完工已蓄水运营多年。2011年11月10日,岳西县岩湾水电站变更登记为岳西县岩湾水电有限责任公司。

位于五河镇百步村犬形组境内同家滩山场海拔193米及以下区域亦作为库区淹没地由岩湾水电站使用至今。五河镇廖冲组主张同家滩山场为其所有,未得到该山场补偿。为确认该山场权属,五河镇廖冲组2012年11月6日向五河镇人民政府申请确权,2014年1月10日向岳西县人民政府提交《关于请求山场林地确权的报告》,要求将坐落于五河镇百步村犬形组五河同家滩山场确认为其所有。岳西县人民政府于2014年5月29日以岳府行决字【2014】1号《关于五河镇桃李村廖冲组与百步村犬形组林权纠纷的行政决定书》决定:该片山场权属,争议双方各半所有,即从该山场东界“全寨大河”边的中点与该山场的西界“大岗”的中点连成直线作为双方山场的分界线,南片归申请人所有,北片归被申请人所有。为此,廖冲组花费了不少费用。廖冲组认为其对自己所有的山场享有经营、管理、收益、处分的权利,岩湾公司未经其同意,为追求经济利益,蓄水淹没山场,侵害了该组权利,提起本诉。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五河镇百步村犬形组不服该决定书,向安庆市人民政府申请复议,本案中止审理。安庆市人民政府受理后,于2015年1月7日作出宜府行复决【2014】3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岳西县人民政府作出的岳府行决字【2014】1号《关于五河镇桃李村廖冲组与百步村犬形组林权纠纷的行政决定书》。该行政复议决定书已发生法律效力。本案恢复审理。

另查明,2014年6月9日,安徽省林业厅作出皖林地审【2014】181号《使用林地审核同意书》,同意岳西县岩湾水电站改建工程征收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百步村和菖蒲镇岩河村集体林地6.5876公顷,并要求按照有关规定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岳西县岩湾水电站于2014年6月10日缴纳了森林植被恢复费335217元。但迄今为止,岩湾公司扩建工程用地未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其亦未取得包括案涉林地在内扩建用地土地使用权。占用当年补偿标准26000元/亩,2015年补偿标准为36750元/亩。

庭审中,廖冲组与岩湾公司一致同意以《征地补偿费发放表》林场栏下面积的一半作为岩湾公司实际使用廖冲组所有山场的面积。该栏项下总面积记载为7610.568平方米。

本院认为,岩湾公司在扩建过程中,占用经政府确权为廖冲组所有海拔193米及以下同家滩林地7610.568平方米一半(折合5.7076亩),原被告双方没有异议。原被告双方争议在于:一、岩湾公司占用为廖冲组所有海拔193米及以下同家滩林地是否构成对廖冲组侵权;二、岩湾公司如何承担责任。

对于争议一,主要考量岩湾公司占用行为是否违法和是否支付对价。物权法第一百三十九条规定,设立建设用地使用权的,应当向登记机关申请建设用地使用权登记。建设用地使用权自登记时设立,登记机关应当向建设用地使用权人发放建设用地使用权证。在我国,物权法定主义,建设用地使用权登记才设立,未登记不设立。森林法第十八条规定,进行各项建设工程,应当不占或者少站林地,必须占用或者征收、征用林地的,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后,依照有关土地管理的法律、行政法规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并由用地单位依照国务院有关规定缴纳森林植被恢复费。土地法第四十三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需要使用土地的,必须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土地。依法申请使用的国有土地包括国家所有的土地和国家征收的原属于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第四十四条规定,建设占用土地,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应当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从这些法律规定中,不难得出建设需要占用农民集体所有林地的程序是:先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再依照有关土地管理的法律、行政法规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同时缴纳森林植被恢复费,申请建设用地签订出让合同缴纳土地出让金,最后进行建设用地使用权登记、发证。林业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只是第一个环节。本案岩湾公司未向本院提交其扩建占用土地的建设用地使用权证;其二经岳西县人民政府岳府行决字【2014】1号《关于五河镇桃李村廖冲组与百步村犬形组林权纠纷的行政决定书》和安庆市人民政府宜府行复决【2014】3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确认:山场权属,争议双方各半所有。即廖冲组享有山场一半所有权。其三,安徽省林业厅作出皖林地审【2014】181号《使用林地审核同意书》“同意岳西县岩湾水电站改建工程征收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百步村和菖蒲镇岩河村集体林地6.5876公顷,并要按照有关规定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不能等同于岩湾公司通过林地使用所有审批手续获得林地建设用地使用权。另外,岩湾公司占用是否支付了对价,即是否支付了相关款项。至今为止,廖冲组没有收到该被占用山场的相应补偿。岩湾公司称该部分补偿款已支付给了岳西县五河镇百步村犬形组,此与廖冲组无关。岩湾公司未经完整审批手续,未取得占用土地的建设用地使用权,亦未支付相应对价,其占用行为违法。至于岩湾公司提出“使用该山场是由岳西县五河镇人民政府征收的,征地主体是五河镇政府,本公司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之抗辩,因本案原告提起的是物权保护的侵权之诉,被告适不适格在于谁占用山场,经审理查明五河镇政府没有使用山场,占用山场蓄水的是岩湾公司,岩湾公司当然是适格被告。岩湾公司占用山场是否经征收及征收是否合法,均不属本案审理范围,其如因此造成损失,可另行主张。

对于争议二,物权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侵害物权,造成权利人损害的,权利人可以请求赔偿损失,也可以请求承担其他民事责任。因此岩湾公司如何承担责任,就要看权利人如何选择自己的诉求。本案权利人廖冲组选择赔偿损失之请求,符合前述法律规定,本院应予支持。就如何赔偿损失即原告损失如何计算,双方基本同意按土地征收补偿标准乘以面积予以赔偿,只是廖冲组提出,按2015年征收补偿标准36750元/亩予以赔偿损失,而岩湾公司则同意以开始占用当年26000元/亩赔偿损失。参照土地补偿标准赔偿,双方没有异议,本院予以采纳。面积以双方当庭认可的7610.568平方米一半折合5.7076亩为准。对于赔偿标准,以开始占用之年标准26000元/亩为妥,因为廖冲组至今未得到补偿,是因前期该部分存在权属争议,但岩湾公司对权属争议没有过错;要不是因该部分存在权属争议,早在占用之年被告以该标准支付廖冲组廖冲组不会有异议,也就不存在本纠纷。但考虑到廖冲组因未得到该补偿款确有利息损失,故岩湾公司另赔偿自2010年11月3日发放补偿款之日该赔款的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存款利率利息损失。至于五河镇廖冲组主张权利损失16019.4元,因该部分损失涉及的是交通、食宿、误工费,用于确认林地权属的,前已述及岩湾公司没有过错,该部分损失,岩湾公司不应赔偿。

综上,岩湾公司未经完整审批手续,未取得占用土地的建设用地使用权,亦未支付相应对价,即占用廖冲组同家滩林地蓄水,构成对廖冲组物权的侵害,廖冲组要求赔偿之诉求,本院予以支持。案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岳西县岩湾水电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原告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廖冲村民组148398.66元及自2010年11月3日起该款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存款利率利息损失;

二、驳回原告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廖冲村民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337元,由被告岳西县岩湾水电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王震球

人民陪审员刘王送

人民陪审员王新来

 

二〇一五年八月三日

 

书 记  员闵浩峰

 

 

 

附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三十七条  侵害物权,造成权利人损害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损害赔偿,也可以请求承担其他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二条  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

 

 

 

 

 

 

 

 

 

 

 

 

 

 

 

 

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宜民一终字第0151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岳西县岩湾水电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安庆市岳西县菖蒲镇岩河村,组织机构代码70494863-3。

法定代表人:李永忠,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胡育苗,该公司职工。

委托代理人:胡晓斌,岳西县店前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廖冲村民组,住所地安徽省安庆市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

负责人:崔道胜,该村民组组长。

委托代理人:王文胜,岳西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上诉人岳西县岩湾水电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岩湾公司)与被上诉人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廖冲村民组(以下简称廖冲组)物权保护纠纷一案,因不服安徽省岳西县人民法院于2015年8月3日作出的(2014)岳民一初字第0150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1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岩湾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胡育苗、胡晓斌,被上诉人廖冲组负责人崔道胜及委托代理人王文胜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双方当事人申请庭外和解未果,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岳西县岩湾水电站设立于1998年。为对岩湾水电站进行扩建,安徽省水电有限责任公司作为甲方与岳西县五河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五河镇政府)作为乙方于2009年4月20日签订协议,约定:一、甲方负责办理岩湾水电站扩建工程规划、设计、勘察、报批等工作,乙方承诺积极协助甲方完成该项工作。……四、协议签订后,甲方应积极进行各项前期准备工作,力争早日开工。双方同意,由乙方成立协调小组,并抽调专人负责岳西县岩湾水电站扩建工程的协调、征地等工作,甲方派员参与,及时处理突发事件,确保营造良好的投资开发环境,以保证工程顺利进行。五、乙方承诺积极支持该项工程建设,同意在本协议正式签订后,迅速进行前期征地协调工作,负责在1个月内签订土地征收协议,并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及岳西县人民政府有关文件的规定,据实测算征地补偿费,且在当地进行公示。公示无异议后,甲方将全部补偿款支付乙方,乙方须在一个月内全部支付给占地群众,超过一个月未支付,由乙方负全责。协议签订后,五河镇政府组织相关部门调查核实,并根据设计资料,确定库区淹没征地界限海拔高程为193米,共征地165.07亩,其中水田17.8亩,旱地16.7亩,山场130.5亩,五河镇政府完成前述土地的征用,岳西县岩湾水电站按征用补偿标准26000元/亩全额支付了补偿费4291692.98元。岳西县岩湾水电站扩建工程完工蓄水运营多年,2011年11月10日,岳西县岩湾水电站变更登记为岩湾公司。又查明,位于岳西县五河镇百步村犬形村民组(以下简称犬形组)境内同家滩山场海拔193米及以下区域亦作为库区淹没地由岩湾公司使用至今,廖冲组主张该同家滩山场为其所有,并于2012年11月6日向五河镇政府申请确权,后于2014年1月10日向岳西县人民政府提交了《关于请求山场林地确权的报告》,要求将同家滩山场确认为其所有。岳西县人民政府于2014年5月29日作出岳府行决字[2014]1号《关于五河镇桃李村廖冲组与百步村犬形组林权纠纷的行政决定书》,认为:该片山场权属,争议双方各半所有,即从该山场东界“全寨大河”边的中点与该山场的西界“大岗”的中点连成直线作为双方山场的分界线,南片归廖冲组所有,北片归犬形组所有。为此,廖冲组花费了相关费用。廖冲组认为其对自己所有的山场享有经营、管理、收益、处分的权利,岩湾公司未经其同意蓄水淹没山场侵害其权利,遂于2014年10月13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岩湾公司向其支付土地补偿款186480元及损失16019.4元。案件在审理过程中,犬形组不服岳西县人民政府岳府行决字[2014]1号决定书向安庆市人民政府申请复议。安庆市人民政府于2015年1月7日作出宜府行复决[2014]3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岳西县人民政府岳府行决字[2014]1号决定书。该行政复议决定书已发生法律效力。另查明,2014年6月9日,安徽省林业厅作出皖林地审[2014]181号《使用林地审核同意书》,同意岳西县岩湾水电站改建工程征收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百步村和菖蒲镇岩河村集体林地6.5876公顷,并要求按有关规定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岳西县岩湾水电站于2014年6月10日缴纳了森林植被恢复费335217元。但迄今为止,岩湾公司扩建工程用地未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也亦未取得包括涉案林地在内扩建用地土地使用权。原审庭审中,廖冲组与岩湾公司一致同意以《征地补偿费发放表》“林场”一栏下面积的一半作为岩湾公司实际使用廖冲组所有山场的面积,该“林场”一栏项下总面积记载为7610.568平方米。

原审法院认为:岩湾公司在扩建过程中,占用经政府确权为廖冲组所有的海拔193米及以下同家滩林地7610.568平方米一半(折合5.7076亩),对此双方没有异议。对于岩湾公司占用廖冲组所有的海拔193米及以下同家滩林地是否构成侵权,主要考量岩湾公司占用行为是否违法和是否支付了对价。根据法律规定,设立建设用地使用权的,应当向登记机关申请建设用地使用权登记。建设用地使用权自登记时设立,登记机关应当向建设用地使用权人发放建设用地使用权证。进行各项建设工程,应当不占或者少站林地,必须占用或者征收、征用林地的,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后,依照有关土地管理的法律、行政法规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并由用地单位依照国务院有关规定缴纳森林植被恢复费。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需要使用土地的,必须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土地。依法申请使用的国有土地包括国家所有的土地和国家征收的原属于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建设占用土地,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应当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岩湾公司未向法院提交其扩建占用土地的建设用地使用权证,而安徽省林业厅“同意岳西县岩湾水电站改建工程征收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百步村和菖蒲镇岩河村集体林地6.5876公顷,并要按照有关规定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不能等同于岩湾公司通过林地使用审批手续获得林地建设用地使用权。因廖冲组没有取得被占用山场的补偿,而岩湾公司也未经完整审批手续,亦未取得占用土地的建设用地使用权且未向廖冲组支付对价,岩湾公司占用山场行为违法。至于岩湾公司提出征地主体系五河镇政府,但本案中廖冲组提起的是物权保护之诉,而五河镇政府没有使用该山场,当然应由占用山场的岩湾公司承担责任。至于岩湾公司占用山场是否经征收及征收是否合法不属本案审理范围,其如因此造成损失,可另行主张。因双方认可岩湾公司占用山场面积为5.7076亩为准,而赔偿标准以开始占用之年26000元/亩标准计算。廖冲组至今未得到补偿是因前期权属争议,岩湾公司对权属争议虽没有过错,但考虑到廖冲组未取得补偿款确有利息损失,岩湾公司应另赔偿自2010年11月3日发放补偿款之日起的利息损失。对于廖冲组所主张在16019.4元损失,因该部分损失系廖冲组用于确认林地权属所花费的交通、食宿、误工费,该部分损失不应由岩湾公司承担。综上,岩湾公司未经完整审批手续,也未取得占用土地的建设用地使用权,亦未支付相应对价,即占用廖冲组同家滩林地蓄水,构成对廖冲组物权的侵害,廖冲组要求赔偿的诉求,应予支持。案经原审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岳西县岩湾水电有限责任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原告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廖冲村民组148398.66元及自2010年11月3日起该款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存款利率利息损失。二、驳回原告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廖冲村民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337元,由被告岳西县岩湾水电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岩湾公司上诉称:岩湾公司就案涉山场补偿款已支付给犬形组,现原审法院判令岩湾公司应再向廖冲组支付山场补偿款,这显然是错误;同时原审法院所确定的岩湾公司占用廖冲组山场具体数额也是没有依据;最后,本案征地主体系五河镇政府,而诉争山场涉及犬形组,原审法院应将五河镇政府和犬形组追加为本案当事人以便查明事实、明确责任。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岩湾公司无需向廖冲组支付补偿款。

廖冲组在庭审中辩称:岩湾公司违法占用廖冲组山场事实存在,而岩湾公司也未就所占用山场向廖冲组支付相应补偿款,故原审法院判令岩湾公司应向廖冲组支付补偿款是正确的,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岩湾公司为证明其上诉理由,在二审中提供了岩湾公司《土地使用权证》照片及岩湾公司向岳西县人民政府出具的《关于要求豁免岩湾水电站土地出让金的请示》,证明岩湾公司使用被征收土地系合法占用且岩湾公司于2014年就要求岳西县政府为其办理土地使用权证。廖冲组质证认为:岩湾公司出示的照片无法看出与案涉争议山场有关联性且《请示》能够证明岩湾公司至今尚未办理争议山场的建设用地使用证,该组证据达不到岩湾公司的证明目的。本院认为:岩湾公司所提交证据不能证明其就案涉争议山场已取得建设用地使用证,也不能证明与案涉争议有关联性,该组证据不予采纳,

各方当事人所举其他证据与一审相同,相对方质证意见也同于一审,本院认证意见与一审一致。

本院二审认定的事实与一审一致。

本院认为:综合双方举证、质证及诉辩意见,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一为原审法院判令岩湾公司应向廖冲组支付补偿款及其数额是否正确;争议焦点二为原审程序是否合法。

本案中,岩湾公司未经审批手续、也未取得建设用地使用权而占用廖冲组山场且未向廖冲组支付相应补偿款的事实客观存在,原审法院据此认定岩湾公司应向廖冲组支付所占用山场的补偿款并无不当,同时原审法院根据岩湾公司、廖冲组的确认并结合当地补偿款支付标准计算补偿款具体数额也并无不当,岩湾公司上诉认为原审法院判令其承担补偿款支付义务且对该款数额认定错误的上诉请求及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至于原审程序问题,因案涉土地实际占用人为岩湾公司,原审法院根据廖冲组所提出的物权保护请求作出认定且对岩湾公司要求追加当事人的请求未予准许并无不当,岩湾公司认为原审遗漏当事人致程序错误的上诉请求及理由亦不能成立,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268元,由上诉人岳西县岩湾水电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徐  杨

代理审判员       程  顺

代理审判员       高  平

二○一五年十二月七日

 

书  记  员  余月琴(代)

 

 

附本案所适用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岳西县岩湾水电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岩湾公司)与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廖冲村民组(以下简称廖冲组)物权保护纠纷一案 ----使用违法征收土地的民事责任

岳西县岩湾水电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岩湾公司)与岳西县五河镇桃李村廖冲村民组(以下简称廖冲组)物权保护纠纷一案 ----使用违法征收土地的民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