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盛世天源国际养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崔鸿翔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提交日期:2016-12-19

                       安徽省岳西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岳民一初字第00639号
    原告:安徽盛世天源国际养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岳西县。
    法定代表人:张杰,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闻仪,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丁振华,安徽长江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崔鸿翔,男,住岳西县。
    委托代理人:金岳峰,安徽刘光耀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安徽亿瑞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潜山县。
    法定代表人:涂伍胜,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邵新龙,安徽天柱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安徽盛世天源国际养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盛世天源公司)与被告崔鸿翔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4月9日立案受理。根据崔鸿翔的申请,本院于2015年5月26日追加安徽亿瑞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亿瑞集团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由审判员王震球、审判员程灿玲、人民陪审员刘王送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7月15日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盛世天源公司委托代理人闻仪、丁振华,崔鸿翔及其委托代理人金岳峰,亿瑞集团公司委托代理人邵新龙到庭参加诉讼。证人谢某、金某到庭陈述证言。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盛世天源公司诉称:2014年7月27日崔鸿翔应亿瑞集团公司工作人员的安排,在慧可居酒店地下室施工不幸摔倒在配电箱上烧伤。2015年3月30日岳西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岳劳人仲裁字(2015)第001号裁决书确认崔鸿翔与本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因崔鸿翔受伤时所从事的劳动任务是慧可居酒店建筑与安装工程的一部分,该工程由潜山县第七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总承包,合同价格为清单价格。事故发生在建设工期内,应由总承包单位承担责任;同时本公司未与崔鸿翔签订劳动合同,崔鸿翔没有从事任何与本公司有关的劳动。故而不服该仲裁裁决,要求确认本公司与崔鸿翔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
   为证明自己前述主张,盛世天源公司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材料有:1、公司营业执照及组织机构代码证、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证明原告主体资格;2、被告身份证复印件,证明被告身份;3、劳动仲裁裁决书及签收证明,证明本案争议已经过岳西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审理,并在法定期限内起诉;4、被告仲裁申请书及仲裁时提供的工程技术联系单,证明被告自认是应谢某安排进行安装工作,且谢某明知施工前应提供工程(技术)联系单包施工单位同意后方可施工,但他未填写联系单,并在事故发生后伪造联系单;5、职工花名册及考勤汇总表,证明被告不属于原告的职工,也未对其考勤;6、建设施工合同,证明慧可居酒店由潜山第七建筑有限公司总承包,水电施工在其承包范围内,合同价格形式为清单报价;7、工程(经济)签证单,证明清单报价合同中,甲方提出的任何工程量都属于乙方施工范围;8、工程竣工验收报告,证明慧可居酒店的开工于2013年4月23日,竣工于2015年1月5日,崔鸿翔受伤的时间在工程施工过程中。补充证据5份:9、慧可居工程量清单报价表,10、工程形象进度款申请表,11、建筑工程决算书,证明所有电器电路均属于潜山七建的施工范围;12、证人出庭作证申请书,证明原告没有安排被告从事相关劳动;13、建设施工合同中单价合同的概念资料;14、当庭提交安徽天悦湾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特种行业许可证,证明酒店的开张时间。
    崔鸿翔辩称:本人事故发生时所从事的“安装空调主机电源线”为盛世天源公司业务,不在第三人承建合同范围之内,故依照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认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关于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有关问题的通知》(劳社部发(2004)18号)第二条“建设施工企业要严格按照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及时为农民工办理工伤保险手续…”、人社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意见》(人社部发(2013)34号)第七条“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由该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承担用人单位依法应承担的工伤保险责任”,盛世天源公司与本人成立拟制劳动关系。
    为证明自己前述主张,崔鸿翔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材料有:1、被告身份证复印件,证明被告的身份事项;2、潜山七建的书面证明、建筑施工合同,证明慧可居酒店配电房空调电源线安装工程不在潜山七建承包工程范围内;3、盛世天源公司的情况说明、证人证言,证明本人从事慧可居酒店配电房空调电源线安装工程工作的事实;4、证人证言、工程联系单、调查笔录,证明本人从事的工作属于酒店后期部分建设工程,该后期部分工程由盛世天源公司违法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自然人,崔鸿翔受盛世天源公司安排管理,工资由盛世天源公司支付,与盛世天源公司构成劳动关系。
    亿瑞集团公司述称:本公司前身为潜山县第七建筑工程有限公司,2014年12月15日变更为现名。2013年3月1日,本公司确与盛世天源公司签订《施工合同》,承建其慧可居酒店项目建筑与安装工程。但盛世天源公司将空调、电梯、门窗、玻璃幕墙及干挂、弱电、室内装修等分项工程直接发包他人施工,为防止该部分工程出现安全事故进而引发纠纷,本公司与盛世天源公司于2013年10月22日签订《补充协议》。崔鸿翔受伤发生在“慧可居酒店地下室空调主电源线安装工程”施工中,该工程不在公司承建范围内。
    为证明自己前述主张,亿瑞集团公司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材料有:1、营业执照、机构代码证,证明第三人身份;2、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证明双方约定工程不包括空调安装;3、补充协议,证明原告将空调等专项工程直接分包给其他公司承包,原告与第三人约定其直接分包的分项工程工伤保险等一切安全责任与第三人无关;4、岳西网报道首届大别山养生文化论坛暨慧可居精品酒店开业庆典隆重举行,证明2014年5月16日原告举办开业庆典,第三人所承包的工程已于2014年5月10日完工,本案所涉及的事故与第三人无关;5、天悦湾温泉劵,证明原告已于2014年5月16日开业,第三人到场祝贺,获得5月18日赠票;6、证明两份及证言一份,证明被告是在从事原告指示的工作中受伤。
经当庭质证,崔鸿翔对盛世天源公司证据1、2、3无异议,对证据4有异议;对证据5的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只是原告未对被告进行考勤;对证据6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空调线安装不在合同范围内;对证据7的签证单的真实性由第三人核实,即使是真实的,也达不到其证明目的;对证据8达不到其证明目的,其真实性由第三人核实;对补证9、10、11、13同证据6、7的质证意见,对证据14无异议,对特种行业证的关联性有异议。
    亿瑞集团公司对盛世天源公司证据1、2、3无异议;对于证据4认为达不到其证明目的;对证据5的真实性有异议;对证据6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合同约定的总承包,只是签订了合同,原告有分包项目;对证据7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是达不到其证明目的,该证据证明崔鸿翔所从事的工作不在签证单内,也证明了谢某为原告的施工代表;对证据8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该证据证明该工程2014年5月10日完工,原告与第三人的合同在2014年5月10日履行完毕,被告受伤与第三人无关系;对证9的真实性无异议,该证明证明原告聘请崔鸿翔从事工作,2013年7月8日我们工程完工向原告报价;对证10的真实性无异议,与本案无关联性,该证据上无崔鸿翔施工的工程;对证11、12的真实性无异议,质证意见同上,对证13不予质证;对证14真实性有异议,达不到其证明目的。
盛世天源公司对崔鸿翔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中的证言有异议;对证据3、4中未到庭的证人证言不予认可。亿瑞集团公司对崔鸿翔证据无异议。
    盛世天源公司对亿瑞集团公司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3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是达不到证明目的,被告施工的电线是强电,不是第三人所说的弱电;对证据4,酒店都有试运营的时间,这个时间只是运营时间,竣工时间应以法定备案表为准;对证据5,与本案无关联性;对证据6中未到庭的证人证言不予认可。崔鸿翔对亿瑞集团公司提交的证据三性均无异议,对证据3的补充协议可以证明空调线的安装不在第三人施工的范围内;对证据6中的证言被告在工程受伤是在空调风机电线施工中受伤。
本院认证如下:对盛世天源公司的证1-3,崔鸿翔、亿瑞集团公司没有异议,本院确认其证据效力。证4,崔鸿翔虽有异议但未提交反证,结合本案到庭证人证言,对谢某安排崔鸿翔等人作业、事后填写工程技术联系单一事予以确认。证5崔鸿翔、亿瑞集团公司虽有异议但未提供反证证明,且崔鸿翔主张与其是拟制劳动关系,不参与考勤,其异议不能成立,该证据本院予以确认。证6、7、9、10、11真实性确认,虽有一定关联性,但不能证明盛世天源公司将慧可居酒店地下室安装空调主机电源线工程发包给潜山七建。证14与本案缺乏关联性。对崔鸿翔证据材料确认证据效力。对亿瑞集团公司证1-3崔鸿翔与潜山七建无异议,予以确认证据效力。证4-6与本案缺乏关联性。对证人谢某、金某证言中“金某代表盛世天源公司与谢某商谈慧可居酒店地下室总配电房二台空调主电源线敷设等四项工程施工,意向价4000元,完工验收合格后支付”予以确认证明效力。

    经审理查明:2013年3月1日,潜山县第七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潜山七建)与盛世天源公司签订《中国岳西养生文化产业园一期慧可居酒店项目建筑与安装施工合同》,以固定单价即按工程量清单计价承建慧可居酒店项目建筑与安装,承包的工程内容为:(1)招标范围内的所有土方开挖、运输、土方处理、土方回填;(2)招标范围内的所有地基处理工程、施工降水及排水、基坑支护、主体结构工程、外墙保温工程、屋面保温与防水工程、厨卫间及阳台工程、楼地面工程、内外装饰工程和防火门的供应与安装工程;建筑给排水、电气、消防系统的安装工程;招标范围内的供水、供电、有线电视、电话、宽带、燃气、太阳能热水、温泉管网、小区智能化综合布线、电梯、空调系统的线管预埋及孔洞、套管留设(包括卫生间排气穿墙管的埋设);(3)招标范围内的土建、水电和消防安装、配套工程收尾工作,包括政府配套各专业的供水、供电、有线电视、电信及宽带、燃气、小区智能化、综合布线、报警系统安装工程施工时的配合及结束后的孔口封闭及局部修整;(4)招标范围内的由业主直接分包的专业工程的现场配合工作。招标范围内由业主直接分包的专业工程包括:电梯安装工程;太阳能设备供应及安装工程;铝合金门窗供应及安装工程;外墙玻璃、金属与石材幕墙设计、材料供应及安装,甲乙级防火门及室内门供应及安装工程;政府配套各专业的供水、供电、有线电视、电信及宽带、燃气、小区智能化、综合布线、报警系统安装工程。
    施工过程中,2013年10月22日盛世天源公司(甲方)与潜山七建(乙方)达成补充协议,约定“甲乙双方于2013年3月1日签订的《施工合同》,约定乙方承包甲方位于温泉镇的慧可居酒店项目工程施工,现甲方将该项目部分分项工程直接发包给第三方,甲乙双方就相关问题商定补充协议如下:一、乙方实际承包的工程范围为慧可居酒店工程的土建、水电安装和消防工程,本工程的其他分项工程都是由甲方直接发包给第三方施工,包括但不限于以下项目:空调、电梯、门窗、玻璃幕墙及干挂、弱电、室内装修等分项工程。二、甲方负责直接发包分项工程的报建、备案及施工人员和管理人员的工伤保险的投保,甲方直接发包的分项工程的一切安全责任乙方概不负责。三、甲方应做好本工程所有施工单位的管理、监督、协调工作,确保各施工单位的工作人员在甲方统一安排的工作范围内工作。…”
谢某2013年5月起为潜山七建做水电工。
    2014年7月,盛世天源公司水电工程师金某代表公司与谢某商谈慧可居酒店地下室总配电房二台空调主电源线敷设等四项工程施工,意向价4000元,完工验收合格后支付。谢某组织崔鸿翔等人员对前四项工程进行施工。27日上午9时左右,崔鸿翔在慧可居酒店地下室总配电房从变电箱到空调风机布设线路时不小心掉入变压器高压室踩到变压器顶部,造成高压相间短路电弧烧伤。2015年1月2日,崔鸿翔向岳西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确认2014年7月27日受伤时和盛世天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该仲裁委员会于2015年3月6日作出岳劳人仲裁字   (2015)第001号仲裁裁决书,确认崔鸿翔2014年7月27日受伤时和盛世天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盛世天源公司不服而成讼。
    另查明,崔鸿翔与盛世天源公司没有签订劳动合同,2014年7月27日前在潜山七建承建工地务工。在盛世天源公司无崔鸿翔《在职员工个人资料档案》,无崔鸿翔考勤记录。潜山七建于2014年12月15日变更为安徽亿瑞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贰级、市政公用工程施工总承包叁级、建筑材料销售。盛世天源公司成立于2009年9月18日,经营范围为:旅游资源开发与服务;温泉开采与养生;房地产开发与房屋销售;餐饮、住宿服务;文艺传媒、文体会展中心、文化艺术经纪代理;体育场馆;室内娱乐活动、休闲健身娱乐活动;生态农业开发;农副产品种植、销售;畜禽养殖;旅游工艺品开发。
    以上事实,由当事人陈述、前述采信证据证实,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认定劳动关系是否存在,不仅审查主体资格是否适格、是否有书面劳动合同,还应审查是否符合劳动关系的实质要件、是否发生实际用工。本案崔鸿翔与盛世天源公司具备建立劳动关系资格,但双方没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2014年7月27日崔鸿翔在盛世天源公司慧可居酒店地下室总配电房从变电箱到空调风机布设线路(以下称事故工程),存在用工情况,但由谁用工,崔鸿翔与盛世天源公司是否成立事实劳动关系,这是本案争议焦点。
    关于焦点一由谁用工问题,盛世天源公司认为事故工程已发包给潜山七建,用工主体是潜山七建。潜山七建称该工程由盛世天源公司直接发包他人,其公司不是用工主体。该问题是事实查明问题,即查明事故工程是否由潜山七建承包。1、潜山七建与盛世天源公司签订《中国岳西养生文化产业园一期慧可居酒店项目建筑与安装施工合同》记载的承包工程内容“(2)空调系统的线管预埋及孔洞、套管留设”、“(4)招标范围内的由业主直接分包的专业工程的现场配合工作。招标范围内由业主直接分包的专业工程包括:电梯安装工程;太阳能设备供应及安装工程;铝合金门窗供应及安装工程;外墙玻璃、金属与石材幕墙设计、材料供应及安装,甲乙级防火门及室内门供应及安装工程;政府配套各专业的供水、供电、有线电视、电信及宽带、燃气、小区智能化、综合布线、报警系统安装工程”,说明盛世天源公司未将慧可居酒店项目建筑与安装工程全部发包给潜山七建,其中专业工程由盛世天源公司直接发包他人,潜山七建负责现场配合工作,空调系统的线管预埋及孔洞、套管留设为潜山七建承建内容。2、2013年10月22日盛世天源与潜山七建达成《补充协议》约定“实际承包的工程范围为慧可居酒店工程的土建、水电安装和消防工程,本工程的其他分项工程都是由甲方直接发包给第三方施工,包括但不限于以下项目:空调、电梯、门窗、玻璃幕墙及干挂、弱电、室内装修等分项工程。二、甲方负责直接发包分项工程的报建、备案及施工人员和管理人员的工伤保险的投保,甲方直接发包的分项工程的一切安全责任乙方概不负责”。事故工程是从变电箱到空调风机布设电源线路,为空调安装工程,不属空调系统的线管预埋及孔洞、套管留设。3、潜山七建与盛世天源公司是以工程量清单计价,即承包单位向建设单位即发包方提交施工《工程(技术)联系单》经审批后即作为合同价款,该工程(技术)联系单能直观反映事故工程是否由潜山七建承建,应完整保存于盛世天源公司,但盛世天源公司提交的《工程(技术)联系单》不能反映该事故工程是由潜山七建施工的。4、在对事故工程施工前,盛世天源公司水电工程师金某代表公司与潜山七建水电工谢某个人商谈“意向价4000元,完工验收合格后支付”,谢某仅是为潜山七建做水电工的,不能代表潜山七建,该事故工程由盛世天源公司另行发包,不在潜山七建承包范围之内。故盛世天源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使人确信该事故工程发包给了潜山七建,依据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盛世天源公司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责任,其主张的事故工程发包给潜山七建,本院不予认定。潜山七建不是用工主体。
    关于焦点二崔鸿翔是否因在事故工程施工便与盛世天源公司成立事实劳动关系,属法律评判问题。是否成立事实劳动关系,应考察是否具备劳动关系实质要件,就此,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就本案而言,前已述及崔鸿翔与盛世天源公司具备建立劳动关系资格,即具备第一项情形。第二项情形换句话就是劳动者是否提供有偿劳动并成为用人单位成员接受用人单位管理。其考虑因素为所从事活动是临时发生的还是反复进行、是否具有一定的稳定性、是否存在管理与被管理关系等。本案崔鸿翔2014年7月27日前在潜山七建承建工地务工,2014年7月27日才和谢某等人为慧可居酒店地下室总配电房二台空调敷设主电源线,连同其它三项工程在内意向价4000元,完工验收合格后支付,只具有临时性、不具稳定性,与盛世天源公司不存在管理与被管理关系。盛世天源公司业务即经营范围为旅游资源开发与服务、温泉开采与养生、房地产开发与房屋销售、餐饮、住宿服务、文艺传媒、文体会展中心、文化艺术经纪代理、体育场馆、室内娱乐活动、休闲健身娱乐活动、生态农业开发、农副产品种植、销售、畜禽养殖、旅游工艺品开发,崔鸿翔2014年7月27日所从事的活动也不属于盛世天源公司业务的组成部分,不具备第三项情形。另外,崔鸿翔既未提交证据证明其与盛世天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也未提交符合前述通知规定的证据材料证明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崔鸿翔与盛世天源公司不具备劳动关系实质要件。
    综上,事故工程盛世天源公司没有发包给亿瑞集团公司,崔鸿翔与盛世天源公司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者间不具备劳动关系实质要件,不存在劳动关系。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十六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条第一款,参照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原告安徽盛世天源国际养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被告崔鸿翔不存在劳动关系。
    案件受理费10元,由被告崔鸿翔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震球
                                                                               审 判 员  程灿玲
                                                                               人民陪审员  刘王送

                                                                               二〇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
                                                                               代书 记员  郭 军
     附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
     第十六条劳动合同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确立劳动关系、明确双方权利和义务的协议。
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劳动合同。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第十条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
     已建立劳动关系,未同时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
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在用工前订立劳动合同的,劳动关系自用工之日起建立。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
      一、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
     (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
     (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
     (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二条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