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盛世天源国际养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崔鸿翔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提交日期:2016-12-19

                       安徽省岳西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岳民一初字第00639号
    原告:安徽盛世天源国际养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岳西县。
    法定代表人:张杰,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闻仪,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丁振华,安徽长江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崔鸿翔,男,住岳西县。
    委托代理人:金岳峰,安徽刘光耀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安徽亿瑞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潜山县。
    法定代表人:涂伍胜,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邵新龙,安徽天柱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安徽盛世天源国际养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盛世天源公司)与被告崔鸿翔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4月9日立案受理。根据崔鸿翔的申请,本院于2015年5月26日追加安徽亿瑞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亿瑞集团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由审判员王震球、审判员程灿玲、人民陪审员刘王送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7月15日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盛世天源公司委托代理人闻仪、丁振华,崔鸿翔及其委托代理人金岳峰,亿瑞集团公司委托代理人邵新龙到庭参加诉讼。证人谢某、金某到庭陈述证言。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盛世天源公司诉称:2014年7月27日崔鸿翔应亿瑞集团公司工作人员的安排,在慧可居酒店地下室施工不幸摔倒在配电箱上烧伤。2015年3月30日岳西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岳劳人仲裁字(2015)第001号裁决书确认崔鸿翔与本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因崔鸿翔受伤时所从事的劳动任务是慧可居酒店建筑与安装工程的一部分,该工程由潜山县第七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总承包,合同价格为清单价格。事故发生在建设工期内,应由总承包单位承担责任;同时本公司未与崔鸿翔签订劳动合同,崔鸿翔没有从事任何与本公司有关的劳动。故而不服该仲裁裁决,要求确认本公司与崔鸿翔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
   为证明自己前述主张,盛世天源公司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材料有:1、公司营业执照及组织机构代码证、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证明原告主体资格;2、被告身份证复印件,证明被告身份;3、劳动仲裁裁决书及签收证明,证明本案争议已经过岳西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审理,并在法定期限内起诉;4、被告仲裁申请书及仲裁时提供的工程技术联系单,证明被告自认是应谢某安排进行安装工作,且谢某明知施工前应提供工程(技术)联系单包施工单位同意后方可施工,但他未填写联系单,并在事故发生后伪造联系单;5、职工花名册及考勤汇总表,证明被告不属于原告的职工,也未对其考勤;6、建设施工合同,证明慧可居酒店由潜山第七建筑有限公司总承包,水电施工在其承包范围内,合同价格形式为清单报价;7、工程(经济)签证单,证明清单报价合同中,甲方提出的任何工程量都属于乙方施工范围;8、工程竣工验收报告,证明慧可居酒店的开工于2013年4月23日,竣工于2015年1月5日,崔鸿翔受伤的时间在工程施工过程中。补充证据5份:9、慧可居工程量清单报价表,10、工程形象进度款申请表,11、建筑工程决算书,证明所有电器电路均属于潜山七建的施工范围;12、证人出庭作证申请书,证明原告没有安排被告从事相关劳动;13、建设施工合同中单价合同的概念资料;14、当庭提交安徽天悦湾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特种行业许可证,证明酒店的开张时间。
    崔鸿翔辩称:本人事故发生时所从事的“安装空调主机电源线”为盛世天源公司业务,不在第三人承建合同范围之内,故依照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认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关于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有关问题的通知》(劳社部发(2004)18号)第二条“建设施工企业要严格按照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及时为农民工办理工伤保险手续…”、人社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意见》(人社部发(2013)34号)第七条“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由该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承担用人单位依法应承担的工伤保险责任”,盛世天源公司与本人成立拟制劳动关系。
    为证明自己前述主张,崔鸿翔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材料有:1、被告身份证复印件,证明被告的身份事项;2、潜山七建的书面证明、建筑施工合同,证明慧可居酒店配电房空调电源线安装工程不在潜山七建承包工程范围内;3、盛世天源公司的情况说明、证人证言,证明本人从事慧可居酒店配电房空调电源线安装工程工作的事实;4、证人证言、工程联系单、调查笔录,证明本人从事的工作属于酒店后期部分建设工程,该后期部分工程由盛世天源公司违法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自然人,崔鸿翔受盛世天源公司安排管理,工资由盛世天源公司支付,与盛世天源公司构成劳动关系。
    亿瑞集团公司述称:本公司前身为潜山县第七建筑工程有限公司,2014年12月15日变更为现名。2013年3月1日,本公司确与盛世天源公司签订《施工合同》,承建其慧可居酒店项目建筑与安装工程。但盛世天源公司将空调、电梯、门窗、玻璃幕墙及干挂、弱电、室内装修等分项工程直接发包他人施工,为防止该部分工程出现安全事故进而引发纠纷,本公司与盛世天源公司于2013年10月22日签订《补充协议》。崔鸿翔受伤发生在“慧可居酒店地下室空调主电源线安装工程”施工中,该工程不在公司承建范围内。
    为证明自己前述主张,亿瑞集团公司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材料有:1、营业执照、机构代码证,证明第三人身份;2、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证明双方约定工程不包括空调安装;3、补充协议,证明原告将空调等专项工程直接分包给其他公司承包,原告与第三人约定其直接分包的分项工程工伤保险等一切安全责任与第三人无关;4、岳西网报道首届大别山养生文化论坛暨慧可居精品酒店开业庆典隆重举行,证明2014年5月16日原告举办开业庆典,第三人所承包的工程已于2014年5月10日完工,本案所涉及的事故与第三人无关;5、天悦湾温泉劵,证明原告已于2014年5月16日开业,第三人到场祝贺,获得5月18日赠票;6、证明两份及证言一份,证明被告是在从事原告指示的工作中受伤。
经当庭质证,崔鸿翔对盛世天源公司证据1、2、3无异议,对证据4有异议;对证据5的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只是原告未对被告进行考勤;对证据6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空调线安装不在合同范围内;对证据7的签证单的真实性由第三人核实,即使是真实的,也达不到其证明目的;对证据8达不到其证明目的,其真实性由第三人核实;对补证9、10、11、13同证据6、7的质证意见,对证据14无异议,对特种行业证的关联性有异议。
    亿瑞集团公司对盛世天源公司证据1、2、3无异议;对于证据4认为达不到其证明目的;对证据5的真实性有异议;对证据6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合同约定的总承包,只是签订了合同,原告有分包项目;对证据7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是达不到其证明目的,该证据证明崔鸿翔所从事的工作不在签证单内,也证明了谢某为原告的施工代表;对证据8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该证据证明该工程2014年5月10日完工,原告与第三人的合同在2014年5月10日履行完毕,被告受伤与第三人无关系;对证9的真实性无异议,该证明证明原告聘请崔鸿翔从事工作,2013年7月8日我们工程完工向原告报价;对证10的真实性无异议,与本案无关联性,该证据上无崔鸿翔施工的工程;对证11、12的真实性无异议,质证意见同上,对证13不予质证;对证14真实性有异议,达不到其证明目的。
盛世天源公司对崔鸿翔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中的证言有异议;对证据3、4中未到庭的证人证言不予认可。亿瑞集团公司对崔鸿翔证据无异议。
    盛世天源公司对亿瑞集团公司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3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是达不到证明目的,被告施工的电线是强电,不是第三人所说的弱电;对证据4,酒店都有试运营的时间,这个时间只是运营时间,竣工时间应以法定备案表为准;对证据5,与本案无关联性;对证据6中未到庭的证人证言不予认可。崔鸿翔对亿瑞集团公司提交的证据三性均无异议,对证据3的补充协议可以证明空调线的安装不在第三人施工的范围内;对证据6中的证言被告在工程受伤是在空调风机电线施工中受伤。
本院认证如下:对盛世天源公司的证1-3,崔鸿翔、亿瑞集团公司没有异议,本院确认其证据效力。证4,崔鸿翔虽有异议但未提交反证,结合本案到庭证人证言,对谢某安排崔鸿翔等人作业、事后填写工程技术联系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