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昆成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岳西支行储蓄存款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提交日期:2016-12-28

                                                 安徽省岳西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岳民一初字第00034号
       原告:胡昆成,男,1962年10月19日出生。
       被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岳西支行。
       法定代表人:吴振斌,该行行长。
       委托代理人:王岳岩,该行副行长。
       委托代理人:刘光耀,安徽刘光耀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胡昆成与被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岳西支行(以下简称建行岳西支行)储蓄存款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2月1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葛立峰独任审判,于2015年1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胡昆成、被告建行岳西支行的委托代理人王岳岩、刘光耀到庭参加诉讼。2015年1月14日,原告胡昆成提出对存款利息单中“胡昆成”签名申请笔迹鉴定,2015年3月5日,因原告胡昆成在规定时间内未能提交南京金陵鉴定所要求的2007至2008年亲自书写相关书证材料,终结了本次的鉴定事项。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胡昆成诉称:胡昆成于2008年4月在建行岳西支行存入4000元,2012年8月去取款时,建行岳西支行工作人员说电脑上没有显示胡昆成的存款。2013年7月,胡昆成又去找建行岳西支行,说胡昆成的存单已挂失,并拿出一份复印的挂失单。2013年8月,建行岳西支行通过派出所警官将胡昆成的存单收回。胡昆成要求建行岳西支行出示挂失单原件,但其只提供了复写的和几份电脑打印的挂件单,若能出示原件,胡昆成不会找建行岳西支行的麻烦。故起诉请求判令:1、建行岳西支行归还胡昆成存款本金4000元和利息;2、建行岳西支行应承担胡昆成的车费、误工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5000元;3、本案诉讼费用由建行岳西支行承担。
      建行岳西支行辩称:1、胡昆成于2008年4月17日在建行岳西支行办理定活两便的4000元存款,存单账号为16×××42;2、胡昆人本人持身份证于2008年12月18日到建行岳西支行申请了挂失,并于同日从建行岳西支行结取了4000元本金及34.86元利息,建行岳西支行收取胡昆成10元挂失费,至此双方之间形成的储蓄存款合同关系归于消灭;3、2013年8月7日,胡昆成找到了挂失的存单原件后,到建行岳西支行办理取款,被建行岳西支行依法收回。胡昆成出示已申请挂失的存单属于作废无效的存单,不具有证明储蓄存款的法律效力,建行岳西支行依法收回作废符合法律规定。故胡昆成起诉要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依法驳回。
       经审理查明:2008年4月17日,胡昆成在建行岳西支行存入人民币4000元,户名为胡昆成,类型为定活两便,储蓄存单账号为16×××42,支取方式为密码方式。2008年12月18日,胡昆成持其本人身份证在建行岳西支行对上述储蓄存单申请挂失,填写一份“中国建设银行挂失申请书”、“挂失业务风险提示”,建行岳西支行收取胡昆成10元挂失费。同日,建行岳西支行依据胡昆成挂失后办理的新存单(同一账号),为其办理取款手续,胡昆成领取本金4000元及利息36.15元。2013年8月7日,胡昆成持上述已办理挂失的存单到建行岳西支行办理取款,建行岳西支行以挂失作废为由收回该存单。胡昆成认为因建行岳西支行未提供挂失单原件,该存款其并未支取,故胡昆成诉来本院,提出前述诉讼请求。
       另查明,中国建设银行挂失申请书为自带复写功能一式三联式,第一联为交挂失人临时作收据联,后两联为银行留存联、送业务部门留存联。建行岳西支行规定:第一联由客户申请新存单后,将该联交回银行,以作备查之用,不作存档。本案中建行岳西支行未能提供第一联挂失申请书,其余两联均在其客户档案中。
       以上事实有胡昆成、建行岳西支行提交相同的挂失申请书(银行留存联)复印件、挂失业务风险提示书(身份证复印在同一张纸上)复印件、存款利息清单复印件,胡昆成提交的证明一份,建行岳西支行提交的挂失业务收费凭证复印件以及当事人当庭陈述佐证,可以认定。
       本院认为:胡昆成与建行岳西支行之间,因2008年4月17日胡昆成办理存款成立储蓄存款合同关系,合法有效,本院予以确认。本案争议焦点一、胡昆成是否办理存单挂失手续。本案中挂失申请书样式是自带复写型一式三联,填写后内容一致。建行岳西支行虽然未能提交第一联(即胡昆成陈述的挂失单原件),但其档案中有另两联存在,胡昆成也认可“银行留存联”中的签名、地址等是其字的复写。另外胡昆成认可“挂失风险提示”书上签名是其本人所签。本院认为建行岳西支行虽未能提供挂失申请书第一联,但对存单挂失事实不能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应认定胡昆成已办理存单挂失手续。焦点二、胡昆成是否已支取存款。关于取款时存款利息单上“胡昆成”签名,胡昆成认为非其本人所写,并要求笔迹签字,但因胡昆成未能在限期内提交可供鉴定的鉴材,并且胡昆成不同意将其在建行岳西支行办理存款时的档案材料作为鉴材,该鉴定程序终结。本院认为胡昆成未能积极举证,导致案件事实无法通过鉴定结论予以认定,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结合胡昆成已办理挂失手续,且挂失当天可即刻办理取款,故推定该签名为胡昆成所签,存款及利息已由胡昆成支取。
       综上,双方在胡昆成办理挂失、取款手续后,储蓄存款合同权利、义务终止,故胡昆成要求建行岳西支行返还存款及利息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胡昆成要求建行岳西支行承担其车费等损失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案经调解不成,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胡昆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减半收取25元,由原告胡昆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葛立峰

                                                                                              二〇一五年三月二十六日
                                                                                                    代书记员 王 瑶
         附本案一审判决所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九十一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
        (一)债务已经按照约定履行;
        (二)合同解除;
        (三)债务相互抵销;
        (四)债务人依法将标的物提存;
        (五)债权人免除债务;
        (六)债权债务同归于一人;
         (七)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终止的其他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第二十五条当事人申请鉴定,应当在举证期限内提出。符合本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的情形,当事人申请重新鉴定的除外。
       对需要鉴定的事项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在人民法院指定的期限内无正当理由不提出鉴定申请或者不预交鉴定费用或者拒不提供相关材料致使对案件争议的事实无法通过鉴定结论予以认定的应当对该事实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二条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