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启望与冯国增、韩合云、被告安徽省路桥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安徽路桥集团岳武高速公路安徽段YW-09标项目部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提交日期:2016-12-28

                            安徽省岳西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岳民一初字第00206号
    原告:李柳青,男,汉族,1964年12月3日出生,农民,住安徽省岳西县,系李启望之子。
    原告:李四新,男,汉族,1966年9月27日出生,公务员,住安徽省岳西县,系李启望之子。
    原告:李拥军,男,汉族,1969年1月18日出生,农民,住安徽省岳西县,系李启望之子。
    原告:李柳红,女,汉族,1956年7月2日出生,合肥市个体工商户,住安徽省肥东县,系李启望之女。
    原告:李咏梅,女,汉族,1972年9月13日出生,超市员工,住安徽省岳西县。系李启望之女。
    原告:徐金荣,女,汉族,1947年8月23日出生,农民,住安徽省岳西县,系李启望之妻。
    以上六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刘俊峰,安徽中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冯国增,男,汉族,1987年8月22日出生,农民,住河南省林州市五龙镇。
    被告:韩合云,男,汉族,1972年2月8日出生,农民,住河南省林州市。
    委托代理人:陈金龙,大沧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安徽省路桥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企业金融大厦)。
    法定代表人:费瑞林,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陈健宏,该公司法律顾问。
    委托代理人:王文建,该公司员工。
    被告:安徽路桥集团岳武高速公路安徽段YW-09标项目部。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阳市分公司。组织机构代码证:××。
    负责人:俞海雷,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维生,河南新天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李启望诉被告冯国增、韩合云、被告安徽省路桥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路桥公司)、安徽路桥集团岳武高速公路安徽段YW-09标项目部(以下简称项目部),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阳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财险安阳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李启望在诉讼过程中死亡,其继承人李柳青、李四新、李拥军、李柳红、李咏梅、徐金荣等六人承担本案诉讼。本案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柳青、李四新、李拥军以及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刘俊峰,被告冯国增,被告韩合云以及委托代理人陈金龙,被告路桥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建宏、王文建,被告人保财险安阳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李柳青、李四新、李拥军、李柳红、李咏梅、徐金荣共同诉称:2014年11月12日,冯国增驾驶豫E×××××重型专项作业车为路桥公司项目部工程施工,当行驶至岳西县道087线12KM+850M处时,将同向行走的李启望撞倒致伤。经医疗诊断,该事故造成原告脾脏破裂、四根肋骨骨折、肺部损伤等伤害,并引起并发症,在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治疗两个月。李启望于2015年1月18日死亡。对于事故责任,岳西县交警大队认定被告冯国增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李启望无责任。另据原告所知,豫E×××××重型专项作业登记车主系被告韩合云,该车辆已在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阳市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第三者商业保险,该车肇事时,为路桥公司项目部租赁使用。综上,原告认为:依据法律规定,被告冯国增、韩合云、路桥公司及项目部应对原告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保险公司应在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故为维护原告合法权利,特向贵院提起诉讼,请求:请求被告赔偿原告损失246739.1元(损失清单:1、医疗费410799.45已付;2、护理费(19+31+18)*102*2=13872元;3、住院伙食补助费1700元;4、营养费10000元;5、交通费、住宿费及其他费用16972.1元;6、丧葬费30000已付;7、伤残赔偿金124195元;8、精神抚慰金80000元。扣除已付医疗费410799.45元及丧葬费30000元,余下赔偿款总额为246739.1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为支持其主张,在本院开庭时,提供了以下证据:
    证据1,身份证。
    证据2,结婚证。
    证据3,村委会证明。以此证明:原告起诉主体资格;原告与死者李启望关系。
    证据4,韩合云户口登记信息。
    证据5,保险单二份。以此证明:被告韩合云、保险公司主体;被告车辆已投保了保险。
    证据6,交通事故认定书。以此证明:交通事故事实;冯国增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冯国增、韩合云主体。
    证据7,诊断证明。以此证明:李启望因交通事故受伤住院及治疗事实(住院时间2014.11.12-2015.1.17)。
    证据8,死亡证明。以此证明:李启望经治疗无效死亡。
    证据9,医疗费票据13份。
    证据10,协议书一份。以此证明:医疗费410799.45元及丧葬费30000元被告已支付,另说明以下几点:该协议的签订并未否定或排斥原告不能向路桥公司主张在此之外的权利;医疗费和丧葬费无论多少,路桥公司已经支付,在原告诉求中,该两项已扣除。
    证据11,住宿费票据29份。以此证明:李启望在合肥住院期间,原告住宿费用8740元。
    证据12,交通费票据83份。以此证明:交通费6699.6元。
    证据13,生活用品票据18份。以此证明:李启望在住院期间生活用品费用1532.50元。
    冯国增辩称:事故是事实,本人在事故中不应承担全部责任。在责任分摊上,我应当承担责任,不能逃避。本人是韩合云请来开车的,工资是韩合云代发的,由路桥公司支付。事故发生后,本人经路桥公司已给付8万元,还有垫付了医疗费1022.40元。
    冯国增向本院提供了身份证、驾驶证、操作证复印件,以此证明其具有驾驶资格。
    韩合云辩称:本案原告主张的符合法定的赔偿项目和合理的赔偿标准,应由被告保险公司先行支付。本人的车辆是在项目上干活的,是受项目部统一管理的,剩余的赔偿部分,应由被告路桥公司项目部来承担。原告主张的赔偿标准偏高,请合议庭合理裁量。冯国增与韩合云不存在雇佣关系,这一点冯国增在庭审中也承认是被项目部雇佣;租赁协议双方约定该机动车在承租期间有项目部管理支配,路桥项目部是实际使用人。
    韩合云为支持其主张,在本院开庭时,提供了以下证据:证据1,豫E×××××机动车交强险和商业险各一份。以此证明:该车在承保期间,保险公司应承担赔偿责任。
证据2,冯国增、韩合云四次垫付费用票据。以此证明:冯国增于2014年11月14日垫付的80000元、在李启望抢救过程中垫付医疗费用1022.40元,合计81022.40元;2014年11月29日韩合云汇款20000元,韩合云于2014年11月22日向原告方支付费用2500元,合计22500元。
      证据3,机动车租赁合同一份。以此证明:肇事车辆租赁给项目部,应由承租人路桥公司项目部承担赔偿责任。
路桥公司辩称:1,本案诉讼主体为本公司,项目部没有工商执照,不是诉讼主体;2,本案事故车辆是韩合云所有,韩与本案项目部是租赁关系,我们按月支付其租金,冯国增是韩聘用的驾驶员,其工资由车主支付,冯国增称工资由路桥项目部发放是不符合事实的。韩也称车是租给我们项目部的,路桥不负责驾驶员工资;3,虽然李启望去世,路桥集团依法不应承担法律责任。本案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在县道087线,不是安全生产责任事故,应由驾驶员承担法律责任。事故发生后,由于李启望的亲属阻碍我们的施工,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双方签订了协议,该协议在证据中,我们路桥为此已支付了44万多元的医药费和丧葬费,这一点原告方已承认,医疗费与丧葬费已付,协议中条款写得很清楚,乙方不得闹事等。对于我方在此次交通事故中不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故我方认为这44万多元应在本案中一并解决,协议上写着我方不得再要回已付医疗费及丧葬费,我方认为法院应依法判令将此44万多元直接支付给安徽路桥集团。4,本案车辆控制人和使用人是被告冯国增,不应扩大使用人,本公司不是使用人,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规定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责任;5,原告诉请被告承担连带责任,无法律依据,亦无约定依据,本公司仅为垫付,而非赔偿。垫付不代表是责任主体;6,在赔偿项目上,原告部分请求过高,依据不足。
      路桥公司未向本院提供书面证据。
      项目部未予答辩。
     人保财险安阳公司书面辩称:1,保险公司同意在保险范围内对原告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等费用中的合理费用予以赔偿;2,对于本案的诉讼费用、鉴定费用,保险公司不承担。
经庭审质证,各方当事人对对方所举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仅对证据的证明力及所要说明的问题有不同的看法,对此证据,本院均作为认定本案的事实之一,予以确认。
    本院根据采信的证据,确认以下案件事实:2014年11月12日,冯国增驾驶豫E×××××重型专项作业车,当行驶至岳西县道087线12KM+850M处时,刮撞同向行走的李启望,造成李启望受伤的事故。受伤后李启望于2014年11月12日至2014年11月13日在岳西县医院治疗,随后转入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住院进行ICU治疗(重症医学科,一般要求予以陪护,病员家属请留1-2位至原病区床位24小时等候,外院转入病员请在医院附近租住旅馆,保持24小时联系,日常生活用品由家属送入)、于2015年1月17日出院,出院诊断为:多器官功能衰竭、肺部感染、消化道出血、脾损伤、高血压,出院时情况:病情恶化,家属放弃积极治疗。李启望于2015年1月18日死亡。就事故责任,岳西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岳公交认字(2014)第00300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冯国增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李启望无责任。李启望系退休公务员、非农户口,徐金荣系其妻子,李柳青、李四新、李拥军、李柳红、李咏梅、系其子女。
     豫E×××××重型专项作业车登记车主为韩合云,该车辆已在人保财险安阳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为5万元),该车肇事时,在保险期间。冯国增系韩合云聘请的驾驶员。肇事车辆于2013年7月18日由车主韩合云弟弟韩伏云代签《吊车租赁合同》将车辆租赁给路桥公司项目部使用,合同约定的主要内容有:施工内容和地点岳武高速公路安徽段第九合同段工地;租赁费用标准23000元/月,出租方配备操作手2名,确保每日24小时正常使用;油料供应,承租方提供燃油;乙方(韩合云)机组人员应积极配合甲方(路桥公司),在不违反安全操作规程的前提下,除发生故障不能起吊外,应服从甲方指挥人员的指挥。
      另查明,事故发生后,冯国增于2014年11月14日垫付80000元、在李启望抢救过程中垫付医疗费用1022.40元,合计已向原告方支付81022.40元。韩合云于2014年11月29日汇款20000元,于2014年11月22日支付费用2500元,合计已向原告方支付22500元。路桥公司项目部于2015年1月18日与原告在岳西县白帽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下,达成《协议书》,该协议书的主要内容为:甲方(路桥公司项目部)自愿垫付乙方(本案原告)李启望诊治医药、住院费等共计肆拾壹万零柒佰玖拾玖元肆角伍分,扣除原先垫付医疗费贰拾贰万元,甲方还需向乙方垫付壹拾玖万零柒佰玖拾玖元肆角伍分(190799.45元);甲方现金垫付乙方丧葬费叁万元正(30000元);其他赔偿费用由乙方依法起诉处理。该协议中扣除的款项中有冯国增支付的80000元及韩合云支付的20000元。路桥公司实际已向原告方支付的款项为340799.45元。上述冯国增、韩合云及路桥公司共向原告方支付444322元(81022.40+22500+340799.45)。
    李启望因事故死亡的合理损失,本院认定如下:1、医疗费原告主张410799.45元,其中有医疗票据为证397893元(373797.65+19444.30+680+680+1200+300+500+18.5+96+53+48+53+490+10+210.5+312.4),本院予以支持,其余部分无证据证明,本院不予认可;2、护理费原告主张13872元,被告提出异议,本院认为:李启望年岁已高,其受伤后伤情较重且入住重症病房,其需二人护理符合常理、与医疗机构重症护理要求不悖,其护理费标准可按居民服务业计算,其护理期限自受伤时起至死亡时止,对此护理费本院认定为13610元(67天×101.57元/天×2人);3、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主张1700元,被告提出异议,本院按通常的标准确定为1340元(67天×20元/天);4、营养费原告主张10000元,被告提出异议,本院结合本院情况,酌情确定为3000元;5、交通费、住宿费及其他费用原告主张16972.1元,被告对支出的合理性及发票的真实性提出异议,本院认为:李启望年岁已高,其受伤后伤情较重且转往合肥市安医附院入住重症病房,住院时间长达二余月,随后因病情恶化租车回家,其亲属为此支付相应的交通费、租车费、食宿费、生活用品费用的事实存在,结合原告方提供的相应票据情况及岳西县行政事业单位人员出差标准,对此本院酌情确定为15000元;6、丧葬费原告主张30000元,考虑其与项目部的协议及其亲属因办理丧事尚需支出费用,本院予以确认;7、死亡赔偿金原告主张124195元(24839×5),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8、精神抚慰金原告主张80000元,结合本案情况,本院酌情确定75000元。上述损失合计为660038元。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害他人生命健康权的,赔偿义务人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在行人没有过错时,由机动车一方依照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本案中,肇事的专项作业车由冯国增驾驶,冯国增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该车由车主韩合云在人保财险安阳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保险限额5万元的第三者责任险,此次事故造成的在保险限额内17万元的损失,应由人保财险安阳公司承担。
    本案中,冯国增由韩合云雇请为其驾驶专项作业车,冯国增与韩合云之间形成直接的雇佣关系。案外人韩伏云经韩合云委托将该车租赁给项目部使用,项目部在签订租赁合同时应当知道韩伏云与韩合云之间的代理关系,同时项目部为路桥公司的不具法人资格的分支机构,项目部的行为后果应由路桥公司承担,故该租赁合同直接约束韩合云和路桥公司。该租赁合同约定,租赁期间驾驶员由韩合云配备,接受路桥公司指挥。冯国增驾车肇事时,在租赁期间,服从路桥公司安排,为路桥公司的利益、从事路桥公司指示范围内的施工活动,路桥公司是冯国增的实际管理人,冯国增与路桥公司存在事实上的雇佣关系。冯国增作为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肇事致人损害的,其雇主韩合云及路桥公司应当共同承担赔偿责任,由于冯国增负事故全部责任,有重大过失,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韩合云辩称未雇佣冯国增以及路桥公司辩称未使用肇事车辆,与本院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本案中,机动车一方在肇事后,分别或共同向原告方支付了一定数额的款项,原告仅就其未受偿部分,提出请求,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准许。原告方与路桥公司达成的协议,其内容明确为垫付款,故原告要求按协议数额确认医疗费,本院不予支持,其医疗费等合理损失本院均依法核定。路桥公司要求直接返还垫付款,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关系,本院在本来案中不予理涉。冯国增、韩合云、路桥公司作为机动车一方,在承担侵权责任后,超出其应承担的部分,可另行依法处理。
      综上,原告诉请赔偿,其未超过保险限额的损失17万元,应由人保财险安阳公司赔偿;其余未受偿损失45716元(660038-444322-170000),由韩合云及路桥公司赔偿,冯国增承担连带责任。原告方未被认定的其他损失,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五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十三条、第五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阳市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李柳青、李四新、李拥军、李柳红、李咏梅、徐金荣因李启望交通事故死亡的损失170000元;
       二、被告安徽省路桥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被告韩合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共同赔偿原告李柳青、李四新、李拥军、李柳红、李咏梅、徐金荣因李启望交通事故死亡的损失45716元;
       三、被告冯国增对上述第二项责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四、驳回原告其它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3300元,保全申请费1270元,合计4570元,由原告负担270元,人保财险安阳公司负担1000元,冯国增负担1000元、韩合云负担1000元、路桥公司负担13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刘胜魁
                                                        审 判 员  柳林满
                                                       人民陪审员  金晓杰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方 芳
    附判决适用的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二条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第四十八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第四十九条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四百零二条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在委托人的授权范围内与第三人订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订立合同时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的,该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有确切证据证明该合同只约束受托人和第三人的除外。
     四、《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第六十五条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的,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保险人应当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未向该第三者赔偿的,保险人不得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
    五、《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九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
    前款所称"从事雇佣活动",是指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雇员的行为超出授权的范围,但其表现形式是履行职务或者与履行职务有内在的联系的,应当认定为"从事雇佣活动"。
    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第十八条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
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权,不得让与或者继承。但赔偿义务人已经以书面方式承诺给予金钱赔偿,或者赔偿权利人已经向人民法院起诉的除外。
    第二十七条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
    第二十九条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八条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形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
    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第十条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二)侵权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六)受诉法院所在地的平均生活水平。
    法律、行政法规对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等有明确规定的适用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二十五条人民法院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应当将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列为共同被告。但该保险公司已经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且当事人无异议的除外。
    人民法院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当事人请求将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列为共同被告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
    八、《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第一百四十二条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第一百五十三条人民法院审理案件,其中一部分事实已经清楚,可以就该部分先行判决。
    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五十三条法人非依法设立的分支机构或者虽依法设立,但没有领取营业执照的分支机构,以设立该分支机构的法人为当事人。
    第五十五条在诉讼中,一方当事人死亡,需要等待继承人作为是否参加诉讼的,裁定中止诉讼。人民法院应当及时通知继承人作为当事人承担诉讼,被继承人已经进行的诉讼行为对承担诉讼的继承人有效。